《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播放列表

猜你喜欢

  •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介绍

    奥维(罗尔夫·拉斯戈德饰)是一个生硬顽固的白叟他的老婆六个月后果病逝世让他单独一人正在这个凌乱的天下里 天天早上Ovi城市活期正在社区巡查确保一切车辆都停正在该当停之处叱骂违背规则擅自进入社区的车辆赶走毁坏情况的猫狗 正在这里奥维是天堂的坏邻人但大师都理解理睬这实际上是奥维对于社区的爱的深入表白 有一天奥维被老板辞退分开了他保持了多少十年的岗亭心灰意懒对于这个天下漠然置之他决议他杀 但是此时一名名叫帕维纳(Bahar Pars Bahar Pars)的主妇以及她的丈夫带着两个孩子搬到了左近的Ovie‘s家成为Ovie他杀方案的绊脚石 一个叫Ovi的人决议逝世因为此时所有人都看着火堆燃烧所以对那尸体的动弹都是看在了眼里每个人无不是屏住了呼吸不敢置信的看着 老皇帝不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扫了扫所有人震惊的表情就在他相信并不是自己看错而是所有人都看见那尸体动弹的时候只见那刚刚还平躺在木板上的尸体豁然坐起了身子 由于那尸体是毫无预兆直接腾坐而起的导致那原本挂在眼眶外的眼珠子被甩进了火堆里如此的狰狞如此的不可思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吓得后退了一步 啊——一声尖锐的吼叫忽然响起在四周周围的人震的脚下一软老皇帝惊的差点没从玉撵上翻下来 而尖叫着的始作俑者武青颜却在人心惶惶时摆出了一副既同情又恍然的表情看着那尸体扬声大喊:翠儿你终于回来了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此话一出周围的人更是心惊胆战我的吗啊大白天回魂这是要有多瘆人啊 武青颜上前一步看着那尸体再次扬起了声音:翠儿我知道你死的冤枉我也知道你是来抓凶手的你放心皇上就在这里谁不给你做主皇上也是会给你做主的 那尸体一动不动的坐在火堆上忽猛地伸平了手臂朝着一个方向指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诧异的一愣大家不约而同的顺着那手臂的方向看了去均是震惊的又后退了几步 武青颜见戏演的差不多了赶紧扯着嗓子往回收:翠儿我想皇上已经知道了谁是杀死你的凶手你安心的去吧皇上一定会为你伸冤的 此时的老皇帝已经震惊的忘记了害怕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花容失色满脸惨白的皇后忽然想起了昨儿个武青颜和他说过的话 武青颜说皇上我有信心抓到杀害皇太后的凶手因为皇太后服下的毒药与皇后婢女服下的毒药是同一种所以我相信这必定是一个人所为 那么如果武青颜说的是真的也就是说杀害他自己母后的凶手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妻子当今大齐的皇后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沉默的只有皇后心惊肉跳的看着那尸体慢慢的被火焰吞噬最后消失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武青颜看着皇后那震惊的眼和颤抖的身体自信的笑容终是回到了脸上 其实她开始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完全是没有必要的铺垫她知道光靠一个摇铃啥的根本就不可能让尸体还魂更何况死了就是死了鬼神之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她刚刚的对皇上和皇后认错也不过是做戏罢了因为只有如此才能让皇后放松戒备的同意燃烧尸体而至于老皇帝刚刚也说了他是迷信的所以只要加以小小的手段便能让老皇帝同意在这里焚烧尸体 她是医生了解尸体僵硬了之后遇到火体内会膨胀会聚筋这也是尸体为何会坐起来的原因 而她提前让尸体对准皇后为的就是让尸体在坐起来的同时能够准确无误的指在皇后的身上 早上天刚一亮武青颜便带着麟棋进了皇宫专门在朝堂的门外等着等着堵一会下了朝堂的老皇帝…… 麟棋就是个乡下孩子家里顺祖宗八辈往下数没有一个进宫当官的如今冷不丁的站在这宽敞的朝堂大殿前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承受不住的 您没瞧见那些侍卫都怎么看着咱俩吗咱俩是不是有些太嚣张了麟棋说着指了指那些看守着朝堂的侍卫 其实麟棋说的还是比较含蓄的那些侍卫哪里是在看着她俩根本就是在盯着 那犀利的小眼神就好像看贼似的生怕武青颜会带着麟棋会趁着他们不注意扣一块地上的大理石抗走 武青颜伸手点在了麟棋的脑瓜门上:你就这点出息你忘了咱们可是张总管带来的了 他和武青颜是天蒙蒙亮的时候进宫的进来了之后哪也不去直奔着太监院就冲了过去武青颜是谁的面子都不给直接把刚刚起身的张总管给拎了出来 张总管还迷糊着冷不丁一看是武青颜差点没哭出来:皇子妃啊您真是奴才的亲祖宗奴才好不容